記得那天,族長忙於為「山竹」引來的水浸善後,看到電視上的香港人很有秩序地排隊返工,最後大家得到一句「由僱主僱員互諒互讓體恤的方法更適合香港」。來到十一,奶媽說「就讓我們勿忘一國兩制的初心」。進修了三個月《BDSM 女主人證書課程》的族長表示憤怒、悲哀和嘔心,想跟大家談談「奴性」這回事。

Continue reading